默克尔访问奥斯威辛 种族主义尚未远去

默克尔访问奥斯威辛 种族主义尚未远去
01观念 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没有亲眼见证纳粹时期的人类浩劫,但她亦跟前总理施密特(Helmut Schmidt)和科尔(Helmut Kohl)相同,并无逃避德国在战时的品德职责。这名总理在位14 01观念德国总理默克尔(Angela Merkel)没有亲眼见证纳粹时期的人类浩劫,但她亦跟前总理施密特(Helmut Schmidt)和科尔(Helmut Kohl)相同,并无逃避德国在战时的品德职责。这名总理在位14年,在周五(12月6日)初次出访附近波兰克拉科夫的奥斯威辛集中营,以留念在大战中遭到种族灭绝的犹太人。默克尔挑选在解放奥斯威辛75周年前夕,成为前史上第三位到访奥斯威辛的德国总理,其含义远不仅仅民族和国家和平共处的标志,更是要借古鉴今,警觉民众极右实力昂首带来的潜在灾祸。奥斯威辛集中营恶名昭彰,可谓纳粹集中营的代表。默克尔是次到访战时最具规划的“逝世工厂”,但她对反犹主义的警诫,其实更可早见于2008年。其时她成为首位在以色列国会宣布说话的德国领导人,并谈到德国人仍对其犯下的暴行感到“羞耻”,以及数次观赏德国境内的集中营和坐落耶路撒冷的Yad Vashem大屠杀留念中心。在位14年,已许诺不再参选的默克尔在此时此刻将群众的目光再次引领向这段消灭人道的前史,或多或少亦与月前在德国发作的突击案有关。10月9日,一名枪手欲意在犹太教的赎罪日(Yom Kippur),对德国东部城市哈勒(Halle)的犹太教堂施袭,击毙教堂外的路人和烤肉店里的顾客。依据案情,被捕的疑犯是新纳粹分子,他更供认突击是受反犹主义和右翼极点主义所驱动。二战后,虽然纳粹主义已成政治上的忌讳,但却没有在德国消失,而是转为地下组织,以希特拉的“继承人”自居,企图连续国家社会主义“任务”,并支撑反犹主义、极点民族主义及种族主义等思维。据警方的材料显现,上一年德国跟反犹有关的案子较2016年添加近一成,到达1646宗,为近十年顶峰,个中触及暴力突击的案子更上升了六成。从政治层面来看,默克尔的忧虑肯定是道理之内。虽然建议排外、反犹的极右政团德国特殊挑选党(AfD)在2013年才建立,但不出数年,该党在议会的气势已敏捷强大。在2017年德国联邦议会推举中,AfD初次跨过份额代表制的5%得票门槛,一举夺得94个议席;在刚过去九月的州议会推举中,AfD在萨克森州和布兰登堡州别离取得27.5%和23.5%的选票,两者均大幅逾越五年前推举的体现。经烘托的排他心情成为仇视虽然有不少人以为,近年AfD冒起是拜默克尔在2015年向难民大开门户所形成的,但另一项研讨却反指出,部分德国人排外的心态,早已蛰伏于难民危机迸发前。据社会学家海特迈尔(Wilhelm Heitmeyer )在2002年至2011年进行的实证查询,近对折受访的德国人以为国内的“外国人太多”,三分之一受访者乃至以为“黑人与白人之间存在天然差异”。因而,即便现时极右实力昂首,部分可归咎于默克尔的难民方针,但亦不应疏忽人类排拒他者是与世俱来的“天然反响”之面向。“我者”和“他者”之倾向本已存在,当排外心情被烘托和歪曲,更会转化为仇视的种子,其潜在的力气或但是人类的浩劫。上世纪30至40年代,纳粹对犹太人的抹黑、虐待和工业化的种族灭绝,不只仅仅希特拉固执迷信雅利安人种的优越性而生成的成果,也同是立心不良的从政者为了联合民众,而建构出来的虚伪敌人。一如纳粹宣传部长戈培尔(Joseph Goebbels)曾假借一名外交官被杀,而将锋芒“包装”成犹太人的诡计,继而发起“水晶之夜”,鼓动暴民四处抢掠和破坏归于犹太人的当地,终究形成近千名犹太人无辜失掉性命。二战远去逾七十载,世人或许逐渐忘记这段漆黑前史。但从二战后在卢旺达、波斯尼亚等地的大屠杀可见,人类对“他者”发起非理性摧残的“潜能”,仍是群众有必要谨防的凶恶力气。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